關於部落格
  • 4395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比諾不再酷酷掃

沒多久大爺的家人來了.  比諾滿高興的, 但礙於他的身體, 我總要當壞人的跟大爺家人說別太操他, 要盡量讓他休息, 如果出去散步他累了就抱他回來  到了晚上時間到了我就趕緊帶他回我們房間睡覺, 只怕他原本白天的睡覺時間因為人多沒睡到, 晚上讓他多睡點.

 

沒過幾天我們全部的人去Vegas玩了三天, 比諾也又去了獸醫院住了兩晚.  我們星期五一下飛機回到家馬上又出門去載他回來.  這次醫院說他滿乖的, 沒大吵大鬧, 且身體的狀況也很好(他們都會幫比諾做健康檢查).

 

星期六一整天比諾也還ok, 但到了晚餐時間他就一直懶懶的躺在那.  我想說他應該是好幾天沒睡飽, 老人家累了.  我就把他抱去我們房間睡, 還將燈關了, 蓋小被子, 電扇微微吹.  我跟大爺每隔一陣子就去看他一下, 看他睡的滿穩的就想應該就只是沒睡飽.  我摸了他的耳朵, 發現有點熱熱的, 手掌腳掌也熱熱的, 但屁股卻有點抖抖抖, 心想應該只是之前沒太注意吧, 狗的體溫原本就比人的高, 他們又不太會排熱, 應該只是這樣吧.

 

晚上跟大爺要睡之前我們又看了比諾一下, 看他還是睡的很安穩, 也沒抖抖抖了.  我們決定明天起床看比諾的狀況再說吧.

 

隔天早上起來我們發現比諾也睡了一整晚, 前一晚的擔心看來是多餘的.  比諾發現我們醒了他也跟著爬起來, 但他才剛起來我就聽到水聲.  沒錯, 他給我尿下去!!!  我們聽了好久, 這泡尿還真大泡, 比諾的膀胱不容忽視!  才剛起床眼鏡都還沒戴好就要趕快拿paper towel塑膠袋來吸尿.  接著又把比諾抱去樓下(比叫他走還快)叫他出去外面尿尿, 沒想到他又尿了一大泡.  比諾, 你是有多少尿ㄚ???

 

尿完後我又把他抱回我們的房間吃藥.  , 嘴巴怎麼打不開?  好緊ㄛ, 比諾也並沒掙扎.  這真的很不對勁.  想到前一晚查google狗發燒, 其中一項提到了如果狗狗的嘴張不開就要打電話給獸醫.  我馬上要大爺打電話給獸醫約時間, 約到當天最後一個時間, 2:30pm.  過了兩分鐘才勉強將比諾的嘴稍微打開, 趕緊將藥丟進去, 但他卻不會咬, 怎麼辦, 怎麼辦啦???  算了, 就先這樣吧, 一切等去獸醫那再說了.

 

我們帶比諾下樓, 比諾動作很慢, 但他是想跟我們在一起的.  我就跟大家說比諾發燒了, 就別跟他玩了, 要讓他休息.  他躺在地上躺了許久, 過了一陣子他起來喝水.  可是喝完水才過30秒他就全吐了出來.  吐了一大灘黃色的水.  我馬上將比諾抱開, 怕他碰到那灘水.   我把水都清乾脆後大爺把地拖了一遍也就只能先這樣了.

 

帶比諾去獸醫那護士先問我們他的情況, 解釋過一遍她就先把比諾抱去後面做初步的檢查.  沒多久醫生就來跟我們說他們要幫他照X光看心肺狀況.  15分後醫生回來讓我們看比諾的X光圖.  跟之前的一比, 明顯看出比諾的心臟更大了, 且左肺積水的很嚴重.  醫生說他們需要幫比諾抽血做更進一步的檢查, 加上比諾還在發燒, 且還得了肺炎(pneumonia).  照比諾的心肺狀況, 他需要待在醫院過夜, 但因為晚上獸醫院沒人, 她要我們將比諾帶去附近一間急診.  那裡有很好醫生, 護士, 和設備可以馬上給比諾需要的treatment及檢驗. 

 

醫生把比諾以前和剛照的X光燒了一片CD 給我們帶去給那裡的醫生, 也將比諾的病例在我們過去的路上傳真過去.  我們到急診跟醫生見到面時她也剛好將比諾的病例史看過.  跟醫生解釋了這半年多比諾的狀況後她就跟我們解釋他們將會採取的醫療方式.  她說現在他們要先將比諾的體溫降下來, 也給他吸純氧因為他身體oxygenate的狀況不太好.  接著他們會抽血做化驗再看比諾的情況.  我們離開之前先看了比諾.  比諾躺在毯子上嘴上還有個氧氣罩.  他知道我們來了卻無力做任何反應.  當下我想到波波最後也是這樣, 明明眼中是如此的想跟你走, 但身體的狀況卻不允許.  忍住眼淚我們將比諾交給了這一群愛動物的醫療人員.  就在走出不遠的大門我的眼淚和心痛的感覺再也忍不住了.  哇了一大聲眼淚也滾了下來.  大爺在旁邊被我突來的悲傷嚇了一跳, 我擠出比諾好可憐喔, 身體又繼續抽搐的哭.  我知道大爺也是心痛的, 但他忍住他的痛, 很穩的直安慰我說比諾會好的.  我說波波最後也是這樣, 比諾不會好我該怎麼辦?

 

回到家沒多久我們大家就出去吃飯.  剛吃完急診醫生就打電話來說比諾抽血後的報告.  她說她的白血球量過低, 且身體oxygenating也還是不太好, 他們已經將比諾移去純氧氣箱, 裡面可幫他調解體溫讓他呼吸純氧, 還打點滴希望能幫他的身體fight off pneumonia.  他們能做的也就是讓他情況穩定下來, 撐過晚上.

 

吃完飯後家人又說要去Irvine Spectrum逛一逛.  我跟大爺說反正我們現在也不能做什麼, 就跟著去走走吧.  回到家已經是快9:30的事了.  醫生之前就已經說他們只要沒打電話來就是沒事.  想洗澡時剛好大爺弟先跑去洗, 我就先跟大爺在房裡聊天.  我們決定睡覺前先打個電話去看比諾的情況再睡覺.  等隔天一早我們再開一部車去把比諾載回去獸醫院繼續觀察(急診只有晚上營業, 所以白天是他們沒人在), 之後再去上班. 

 

就在大爺弟洗澡出來我準備要去洗時, 手機響了.  我跟大爺互看一眼, 沒人敢接, 大爺說: 你接, 我不敢接.  我想他們應該只是看滿晚了先打電話來給我們update就接了起來.  醫生說比諾的情況很不好, 放在純氧氣箱裡他的身體卻一直無法oxygenate足夠的氧氣, 接下來比諾必須送出去接呼吸器(ventilator).  醫生接著說狗狗一旦接呼吸器, 多數的狗狗就無法不再用, 加上比諾原先的心肺狀態, 他很有可能沒辦法撐過今晚.  我聽了很著急, 且突然不知所措, 只是將電話丟給大爺說他們想把比諾送出去用呼吸器.  手機給大爺的同時我也開了speakerphone, 大爺問了比諾的情況後醫生說他們將請救護車來運送比諾因為他還是需要氧氣罩.  接下來就是把他接呼吸器看他能不能撐過今晚肺炎會不會好.  不過因為醫生說了比諾的心肺功能不佳呼吸器也只是頂多讓他多活一些時間, 他並不會康復的情況下, 大爺說我們就去看比諾再決定吧.

 

大爺跟大爺弟說我們要去看比諾, 有可能會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 我們三個東西拿了就往外衝.  為了不讓其他人想太多, 我們只說我們要去急診看比諾就回來.

 

大爺幾乎是以接近飛行的狀態開到不遠的急診(真的不遠, 10分左右的車程吧).  一到大爺也不管停車場在後面就隨便將車往旁邊停我們接著衝進急診.  護士看到我們就帶我們到後面去看比諾.  我一看到比諾眼淚就快掉下來.  他無力的躺在氧氣箱裡, 勉強動了動身體能動的肌肉讓我們知道他知道我們來了.  手伸進氧氣箱摸比諾卻說不出話來.  好不容易擠出比諾我們來了聲音又開始哽咽眼睛又濕了.   醫生過來說比諾一直都是這樣躺著, 但她打電話給我們的時候他坐了起來, 只是過沒多久又躺下.  醫生也跟我們解釋比諾就是一直無法oxygenate足夠的氧氣, 看儀器他才oxygenate 90%的氧, 在純氧的情況下應該要在99%才正常.  醫生說比諾無法自己呼吸, 再這樣下去他只會因腦缺氧而走.  大爺跟醫生說就先讓我們多跟比諾相處好了.

 

醫生走了後大爺說就決定像之前說的嗎?  我說就這樣吧.  大爺說再下去比諾也只是多痛苦且也根本就不會康復.  大爺找了旁邊一位護士說如果我們決定讓他走, 接下來的步驟是什麼.  護士說她就幫我們拿一個氧氣桶去一個小房間裡, 再把比諾帶過去, 等我們決定好就可以了.

 

大約三分鐘後我們去了小房間.  護士貼心的在冰冷的桌面上鋪了很多條厚重的毯子.  接著護士就把比諾抱進來.  抱來時比諾的精神還很好, 眼睛黑亮黑亮的看周遭環境.  被放下來後比諾也坐著看我們, 頭動啊動的看大爺, 看我, 看大爺弟, 我們也輪流抱抱他跟他說話.  就在我們輪完比諾的力氣也用盡了躺了下去.  大爺問說是不是要請醫生來.  我說隨便.  大爺出房間門請護士幫我們找醫生來.

 

醫生進來先是一直道歉說無法救比諾, 然後解釋她接下來要做的程序及我們之後可有的選擇.  比諾應該是知道他將離開我們一陣子, 他還發出一點聲音讓我們聽了更是心痛.  醫生說打針比諾並不會痛, 也不會痛苦, 我們做了對比諾最好的選擇.  我看著比諾的身體慢慢的沒了呼吸的律動接著醫生說: his heart has stopped.  這時我更無法停止心痛及突來的消息眼淚一直不受控制的掉.  大爺還是堅強的抱抱我安慰我.  醫生一直說她很抱歉, 也一定會好好的幫我們處理比諾.  走出急診去車上剛好看到醫生將比諾抱走.  我們看到她小心翼翼的用一條毯子將比諾包好抱出去, 也知道房間裡看不到外面的狀況.  我們知道他會好好的照顧比諾的.

 

回家的路上短短的10分鐘像似永久, 三個人安靜的在車裡各自消化情緒.  到了家又是一堆人在客廳裡.  她們關心的問著比諾的情況, 但對我像是慘酷的刀又往我的心裡刺.  勉強笑笑的回答就這樣了.  但我們悲傷的情緒跟她們之前談笑的輕鬆氣氛卻是誰也無法感染誰.  不想再說不想再講不想再解釋就上樓回房間了.

 

洗完澡心情舒服了點, 但接下來的幾天對我對大爺卻是痛苦的.  晚上我們兩個一想到又開始哭.  哭累了也睡著了.  隔天起床準備去上班才發現水腫的眼睛完全藏不住裝沒事的外表.  大爺也好不到哪去, 畢竟比諾是他從小puppy就開始養的啊.  才上班沒幾個小時大爺就email過來說他下午要請假, 我也跟著請.  後來大爺還過來我的cube, 眼睛紅紅的, 但還好他小眼睛, 水腫完全看不出來.  好幾個同事也問他他還好嗎, 還要他趕快回家別上班了.  白天有人在我們倆個是累的, 等只剩我們倆個的時候情緒又開始來了.  我看大爺將比諾之前沒吃完的狗食倒掉後, 整個人是呆滯的看著狗碗跟垃圾袋裡的狗食.  沒多久我看他在廁所裡拿著狗碗發呆, 我一碰他就好像開了某開關似的看著狗碗開始哭.  結果就是他一邊洗狗碗我們倆個邊哭,  真是一個慘啊.

 

晚上我們都會說出心裡的感覺.  這兩天我們也將房子裡外比諾的東西收一收.  晚上剛好收到比諾的藥罐我的眼淚又嘩啦嘩啦的掉下來.  我說也許是我毒死比諾的不一定.  當初我帶比諾去看醫生治療就只是不想他跟波波一樣沒吃藥情況變糟.  比諾說不定知道他吃藥也是沒用, 但只因為想讓我高興, 他就乖乖的讓我帶他去看醫生吃藥.  大爺當然也只能安慰我說事實並不是這樣.  今天要如果他沒感冒引起肺炎也不會有事.

 

反正這幾天這類的情況常發生.  當媽媽知道比諾走了她也是快哭了出來, 他們前沒多久才看到比諾, 健康的跑來跑去還吠的很大聲呢!   媽媽還說原本想波波走了至少我還有比諾可以陪我好幾年, 沒想到說走就走, 且還隔沒多久.  隔天老爸打電話給我還說要不要送一隻狗給我們.  我說我們不想養了啦.

 

我跟大爺深信比諾會回來找我們的, 就像波波已經回我家跟我家人在一起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